Breaking the Deadlock 追憶1968

關於部落格
People were releasing all their repressed feelings, expressing them in a festive spirit. Thousands felt the need to communicate with each other, to love one another. That night has forever made me optimistic about history. Having lived through it, I can’t ever say, ”It will never happen….”
  • 32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大學雜誌

<h1 class="firstHeading">&nbsp;</h1><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may1968&amp;f=4274851&amp;i=5055927"><img alt="" style="width: 338px; height: 348px" src="http://pics26.blog.yam.com/14/userfile/m/may1968/album/14909c7c1342e4.jpg" /></a><br /><div id="bodyContent"><br /><p>維基百科<br /><br /><br />《大學》創刊於<a title="1968年" href="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1968%E5%B9%B4&amp;variant=zh-tw">1968年</a>,原為少數知識青年所創刊的文化思想性刊物。創立者為張俊宏(曾任民進黨立法委員,美麗島受刑人)跟陳鼓應(曾任教臺大哲學系)。<a title="1970年" href="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1970%E5%B9%B4&amp;variant=zh-tw">1970年</a>中改組擴充,變為呼籲政治革新的言論機關,社長<a title="陳少廷 (尚未撰寫)" href="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9%99%B3%E5%B0%91%E5%BB%B7&amp;action=edit&amp;redlink=1">陳少廷</a>,總編輯<a title="楊國樞 (尚未撰寫)" href="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6%A5%8A%E5%9C%8B%E6%A8%9E&amp;action=edit&amp;redlink=1">楊國樞</a>。支持者是一群本省與外省菁英份子。最初刊載振興國力結構與全面改選中央民代的文章。</p><p><a title="1971年" href="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1971%E5%B9%B4&amp;variant=zh-tw">1971年</a>元月號的《大學》雜誌開始大幅度地呈現出對現實政治的關切。<a title="劉福增 (尚未撰寫)" href="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8A%89%E7%A6%8F%E5%A2%9E&amp;action=edit&amp;redlink=1">劉福增</a>、<a title="陳鼓應" href="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9%99%B3%E9%BC%93%E6%87%89&amp;variant=zh-tw">陳鼓應</a>、<a title="張紹文 (尚未撰寫)" href="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BC%B5%E7%B4%B9%E6%96%87&amp;action=edit&amp;redlink=1">張紹文</a>聯名發表〈給<a title="蔣經國" href="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8%94%A3%E7%B6%93%E5%9C%8B&amp;variant=zh-tw">蔣經國</a>先生的信〉,陳鼓應發表〈容忍與了解〉、陳少廷發表〈學術自由與國家安全〉、<a title="張俊宏" href="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BC%B5%E4%BF%8A%E5%AE%8F&amp;variant=zh-tw">張俊宏</a>發表〈消除現代化的三個障礙〉、<a title="邵雄峰 (尚未撰寫)" href="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9%82%B5%E9%9B%84%E5%B3%B0&amp;action=edit&amp;redlink=1">邵雄峰</a>(<a title="林鐘雄 (尚未撰寫)" href="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6%9E%97%E9%90%98%E9%9B%84&amp;action=edit&amp;redlink=1">林鐘雄</a>)發表〈臺灣經濟發展的問題〉等重要文章,都是雜誌改組後所展開的呼籲政治革新的先聲。1971年4月,《大學》雜誌發表由93名學者、中小企業家等共同署名的〈我們對釣魚臺問題的看法〉。1971年10月,《大學》雜誌發表了一篇引起輿論界相當矚目的長文《臺灣社會力分析》,分別對於舊式地主、農民及其子弟、知識青年、財閥、企業幹部及中小企業者、勞工及公務員等階層的性格加以深入的剖析,並建議執政當局不要忽視最有潛力的人力資源,應迎合並運用這種人力資源來從事社會建設。是年10月號(46期)的《大學》雜誌發表了朝野注目的《國是諍言》,由<a title="楊國樞 (尚未撰寫)" href="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6%A5%8A%E5%9C%8B%E6%A8%9E&amp;action=edit&amp;redlink=1">楊國樞</a>等15人聯合署名發表,分別從<a title="人權" href="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4%BA%BA%E6%AC%8A&amp;variant=zh-tw">人權</a>、<a title="經濟" href="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7%B6%93%E6%BF%9F&amp;variant=zh-tw">經濟</a>、<a title="司法" href="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8F%B8%E6%B3%95&amp;variant=zh-tw">司法</a>、<a title="立法" href="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7%AB%8B%E6%B3%95&amp;variant=zh-tw">立法</a>、<a title="監察 (尚未撰寫)" href="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7%9B%A3%E5%AF%9F&amp;action=edit&amp;redlink=1">監察</a>等方面,對國體、政體與法統等問題深入探討,其中對法統的挑戰最為敏感。</p><p><a title="1972年" href="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1972%E5%B9%B4&amp;variant=zh-tw">1972年</a>,《大學》雜誌慶祝四週年紀念,推出《國是九論》,這是當時知識分子聯合對舊有統治結構中的積弊提出多面性批評的長篇建言。《大學》雜誌經過兩年集體論政之後,在<a title="1973年" href="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1973%E5%B9%B4&amp;variant=zh-tw">1973年</a>1月卻告分裂,影響力逐漸式微。</p><br />&nbsp;</div>
繼續閱讀

1968給歐巴馬的歷史課題 ◎張鐵志

<p><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may1968&amp;f=4274851&amp;i=5055593"><img alt="" src="http://pics26.blog.yam.com/14/userfile/m/may1968/album/14909c51a78ab3.png" /></a><br /><br /><br /><br /><br /><br /><br />整整四十年前的1968年八月,美國民主黨在芝加哥舉辦總統提名大會。</p><p>反戰人士早就號召群眾、搖滾樂隊和詩人,在街頭舉辦嘉年華並抗議越戰。但上萬名警察、五千名國民兵 和七千名軍隊也嚴陣以待。前一 年夏天,數十個城市的黑人貧民區發生嚴重暴動;68年四月,民權運動領袖金恩博士被暗殺,更引發一百多個城市的黑人區發生動亂。 芝加哥市長對暴動下令不惜開槍格殺。所以面對八月的民主黨大會 ,他說要盡一切維持法律與秩序。</p><p><br />結果是,在大會外的芝加哥街頭上,警察和抗議群眾激烈衝突,雙方在催淚瓦斯中打得頭破血流。被痛毆的群眾高喊「整個世界都在看」,成為一句經典名句。<br /><br /><br />那是狂飆的六零年代中最暴力的街頭場景,也為美國兩黨總統提名大會帶來歷史上最鮮紅的印記。除了那些鮮明的畫面在美國人的集體記憶中揮之不去,那次民主黨大會的結果更深深制約了後來的政治軌跡。<br /><br /><br />當時,六零年代最大的社會衝突是環繞著越戰和種族主義。<br /><br /><br /><br />&nbsp;</p>
繼續閱讀

昔日遊園與終極現實--村上作品對社會回應的全面解讀

<font color="#a0522d"><p><br /><br /><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may1968&amp;f=4274851&amp;i=5054776"><img alt="" src="http://pics26.blog.yam.com/14/userfile/m/may1968/album/14909c0ce2d46e.jpg" /></a><br /><br /><br /><br /><br /><a href="http://www.readingtimes.com.tw/authors/MURAKAMI/reviews/rview040.htm">昔日遊園與終極現實--村上作品對社會回應的全面解讀</a><br /><br /><br /><br /><br />湯禎兆<br /><br />引言:<br />大家都說村上的作品已談膩,我想主因是正牌或隨意牌寫作人都會/欲與村上稱兄道弟,結果導致村上風暴泛濫成災。到了這個階段,連村上最艱澀的《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亦以中文版面世了,即是說其實已有足夠材料供讀者進一步去認識村上作品的世界。這樣,若再去詬病其他人的慵懶及片面,似乎亦有點變得「過時」。至於今次我企圖處理的,是嘗試勾勒日本踏進「現在」形態後的政治和社會事件的變遷,於村上作品是如何以潛背景出現,且作者又如何予以整理重審及回應。寫作的時候已預設了讀者對村上作品有基本認識,故細節不再一一詳列;而行文上事件及作品的推移是依循時序發展的,故亦可視為村上整體作品的一次全面解讀。</p></font>
繼續閱讀

影片介紹

<p><font size="5"><font face="標楷體"><em><font size="6"><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may1968&amp;f=4274851&amp;i=1885912"><img style="WIDTH: 216px; HEIGHT: 183px" height="219" src="http://pics26.blog.yam.com/10/userfile/m/may1968/album/1481adc5b912c8.jpg" width="255" alt="" /></a><br /><br />Breaking The Deadlock <br />1968 四十週年 紀念影展<br /><br /><br /></font></em>2008 五月 每週六晚上8:00&nbsp;<br />台大小小福前</font></font></p>
<p>&nbsp;<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may1968&amp;f=4274851&amp;i=1886455"><img src="http://pics26.blog.yam.com/10/userfile/m/may1968/album/1481ae5f23358d.jpg" alt="" /></a><br /><br /></p>
<p>5 / 3 中國女人 Chinoise La</p>
<p>1967/ Jean-Luc Godard/color/103min</p>
<p>本片充滿了法國新浪潮導演高達獨特的電影語言, 畫面構圖都具強烈的實驗性,<br />甚至有人認為片中內容預示了1968 年的五月風暴!故事發生在離北京文化大革命<br />100公里以外的巴黎,五名年輕的學生利用暑假租了一棟公寓,除了在這裡戀愛與<br />生活,他們更熱烈地研究起馬列主義,分析資本家對窮人的剝削與法國政府的腐敗<br />,他們高頌毛語錄,關切越戰並批判美蘇帝國主義,他們辯論如何將藝術和政治、<br />理論和實踐結合,最後,他們決定用恐怖行動來關閉大學…<br /><br /><br /><br /><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may1968&amp;f=4274851&amp;i=1771181"><img alt="" src="http://pics26.blog.yam.com/10/userfile/m/may1968/album/1481299cb93045.jpg" /></a><br /><br />5 / 10 遠離越南 Far from Vietnam</p>
<p>1967/ Joris Ivens、William Klein、Claude Lelouch、Chris Marker、<br />Alain Resnais、Agnès Varda、Jean Luc Godard/115min</p>
<p>我們該如何記錄一場戰爭?在法國五月風暴前夕的1967,多位法國新浪潮導演以及<br />荷蘭記錄片大師Joris Ivens組織起來拍攝了這部經典的反戰記錄片,透過許多風格<br />不同的段落,表達了對正在發生的越南戰爭的態度和觀點:越戰是一場富人和窮人<br />的戰爭,是富裕的美國和貧窮的越南之間的戰爭。影片最後的一段解說給所有人深<br />刻的印象,也使得整部影片得到了最恰當的總結和昇華:「戰爭就在我們周圍,越<br />南是為了我們而戰!」<br /><br /><br /><br /><br /><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may1968&amp;f=4274851&amp;i=1771184"><img style="WIDTH: 466px; HEIGHT: 540px" height="565" alt="" src="http://pics26.blog.yam.com/10/userfile/m/may1968/album/1481299cc0d5f8.jpg" width="522" /></a><br /></p>
<p>5 / 17 黃色潛水艇Yellow Submarine</p>
<p>1968/George dunning/color/ 90min</p>
<p>原本充滿愛與和平的樂土胡椒城受到藍色吝嗇鬼的襲擊,所有的音樂與色彩都被奪<br />走了,於是船長連忙駕駛黃色潛水艇前往英國,尋找救兵披頭四……「讓想像力掌<br />權」或許正適合用來描寫這部創意十足又風趣幽默的動畫卡通,本片畫面融入大量<br />的波普藝術,劇情又充滿政治隱喻,即便今日看來仍很有革命性。本片由披頭四多<br />首名曲所構成,披頭四的樂迷更是不可錯過!<br /><br /></p>
<p><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may1968&amp;f=4274851&amp;i=1771182"><img alt="" src="http://pics26.blog.yam.com/10/userfile/m/may1968/album/1481299cba7d07.jpg" /></a><br /><br /><br />5 / 24 如果If…</p>
<p>1968/Lindsay Anderson/color/112min</p>
<p>英國自由電影運動主將Lindsay Anderson作品。影片拍攝於巴黎學生運動爆發的<br />1968,是學生反叛時代的開拓性作品之一。本片對英國寄宿生制度進行了猛烈抨<br />擊,片中的學校就是社會中權威的縮影,學校裡到處充滿著虛偽和偏見,在受人<br />尊重的正直的偽裝下,存在著最嚴重的獨斷專橫和非人的壓迫…影片中巧妙地使<br />用幻想與虛構的情節,使影片成了不真不假,亦真亦假的故事,也呼應了片名if…<br /><br /><br /><br /><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may1968&amp;f=4274851&amp;i=1771180"><img alt="" src="http://pics26.blog.yam.com/10/userfile/m/may1968/album/1481299cb7b862.jpg" /></a><br /></p>
<p>5/31 愛做愛做夢(巴黎初體驗) The Dreamers</p>
<p>2003/Bernardo Bertolucci/color/116 mins</p>
<p>以「巴黎最後探戈」揚名的義大利大導貝托魯奇在新世紀之初再獻新作,與呈現<br />中年男女性愛的「巴」片不同之處在於,六十二歲的大導不知老之將至,本片以<br />熱血澎湃的1968年法國五月學運為背景,描寫一名電影系的美國留學生與一對熱<br />愛電影的法國兄妹,呈現他們在新浪潮電影,學生運動,政局動盪,社會充滿反<br />政府意識等種種的文化衝擊下,對夢想的追逐以及對性愛的探索,影片中的巴黎<br />1968本身就像一場未醒的青春之夢……</p>
<p><br /><br /></p>
繼續閱讀

1968學運40載 革命激情安在哉

<p><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may1968&amp;f=4274851&amp;i=1885358"></a><br /><br /><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may1968&amp;f=4274851&amp;i=1885358"><img style="WIDTH: 505px; HEIGHT: 267px" height="274" src="http://pics26.blog.yam.com/10/userfile/m/may1968/album/1481ad1be1c199.jpg" width="519" alt="" /></a><br /><br /><br /><br /><font face="標楷體" size="5"><strong>1968學運40載 革命激情安在哉<br /></strong></font><br />中國時報 2008.05.02 <br />楊明暐/綜合報導<br /></p>
<p>&nbsp;&nbsp;&nbsp;  1968年,全球各地接二連三爆發學生和群眾抗爭浪潮。當年積極投入反越戰、反以色列活動的英國左翼領袖塔利克.阿里(Tariq Ali)最近在《衛報》撰文,對40年前那場席捲全球的風暴作了一番回顧。 </p>
<p>&nbsp;&nbsp;&nbsp;  這篇題為〈所有激情都到哪兒去了?〉的文章寫道:1968年的風暴,始於越南,那年2月,越共展開著名的「春節攻勢」,襲擊南越各大城市的美軍據點。這場無異於自殺的行動,在越共游擊隊佔領美國駐西貢(今胡志明市)大使館並升起他們的旗幟時達到高潮。 </p>
<p>&nbsp;&nbsp;&nbsp;  風暴始於越南 波瀾壯大於巴黎 </p>
<p>&nbsp;&nbsp;&nbsp;  游擊隊悲壯的舉動令全世界為之震驚。美國老百姓終於不再相信政府的說法,他們贏不了這場戰爭。這件事也告訴人們:既然越南人能打垮世界最強大的國家,我們也能推翻騎在頭上的統治者。 </p>
<p>&nbsp;&nbsp;&nbsp;  真正點燃全球風暴的,是68年3月發生在法國的學生運動,巴黎西郊南鐵大學的學生3月22日走上街頭,要求改革大學教育。這場學潮演變到後來,變成對總統戴高樂權威的挑戰。 </p>
<p>&nbsp;&nbsp;&nbsp;  存在主義大師沙特的影響力在這時達到巔峰,他認為沒有理由把明天的快樂建築在今天的不公不義、壓迫和痛苦之上,要改善狀況,就得趁現在。 </p>
<p>&nbsp;&nbsp;&nbsp;  工會響應抗爭 百萬群眾走上街 </p>
<p>&nbsp;&nbsp;&nbsp;  學生的抗爭在法國各地蔓延,並在5月得到工會的響應。隨著事態擴大,群眾抗爭的規模也跟著擴大,巴黎一度出現百萬群眾走上街頭的局面。 </p>
<p>&nbsp;&nbsp;&nbsp;  法國學運引發的風波幾乎釀成一場革命,熟諳歷史的戴高樂甚至擔心發生政變,他飛到德國巴登-巴登,詢問駐紮當地的法軍,假如巴黎落入革命分子手中,他們是否還支持他。 </p>
<p>&nbsp;&nbsp;&nbsp;  後來雙方談妥條件,內政部長這時建議將沙特逮捕,結果戴高樂訓斥他:「你不能把伏爾泰關進大牢。」 </p>
<p>&nbsp;&nbsp;&nbsp;  法國的事例令包括莫斯科在內的其它國家領導高層感到憂慮,他們擔心法國這種「病況」具有傳染性。事實上,它真的會傳染。 </p>
<p>&nbsp;&nbsp;&nbsp;  捷克主張改革 引來蘇聯坦克車 </p>
<p>&nbsp;&nbsp;&nbsp;  68年春,以杜布契克為首的捷克共黨改革派提出「人性化的社會主義」主張,並著手進行民主化改革。這場改革最後因蘇聯出動坦克入侵捷克而嘎然中止。 </p>
<p>&nbsp;&nbsp;&nbsp;  在墨西哥,學生佔據大學校園,要求結束高壓統治和一黨專政,當局派軍隊佔領校園達數月之久。10月2日,即墨西哥市奧運開幕前10天,數以千計學生走上街頭遊行示威,結果軍隊在一處廣場向正在聆聽演講的群眾開槍,造成數十人喪生,數百人受傷。 </p>
<p>&nbsp;&nbsp;&nbsp;  11月,巴基斯坦也爆發學潮,學生在工人、律師、白領階級甚至妓女的支持下,要求腐敗的阿尤布汗軍政府下台,在付出數百人喪生的代價後,軍政府終於遭到推翻。 </p>
<p>&nbsp;&nbsp;&nbsp;  享樂主義崛起 女權運動大鳴放 </p>
<p>&nbsp;&nbsp;&nbsp;  阿里認為,1965到1975這燦爛的10年,於1968年達到頂點,這段時期有3件事同時進行著,政治固然佔據主要地位,另外兩件事卻影響深遠,那就是性解放和以享樂為目標的創業精神。 </p>
<p>&nbsp;&nbsp;&nbsp;  從某些方面來看,60年代是對50年代以及冷戰劍拔弩張情勢的反彈。美國在經歷過麥卡錫主義的恐共時期後,黑名單上的作家得以重新提筆創作。蘇聯釋放了大批政治犯,史達林遭到鞭屍。 </p>
<p>&nbsp;&nbsp;&nbsp;  儘管東歐仍籠罩在極權的陰影下,西班牙和葡萄牙也尚未脫離法西斯統治,但創新精神正逐漸活絡起來,女權運動也趁勢而起。 </p>
<p>&nbsp;&nbsp;&nbsp;  1968年9月,女權運動人士在大西洋城選美大會上鬧場,要求男性主宰的世界給予女性應有的重視、獨立和平等待遇。 </p>
<p>&nbsp;&nbsp;&nbsp;  60年代興起的享樂主義,是為了跟40和50年代偽善的清教徒主義決裂,人們對社會上各種保守作為提出挑戰,黑人民權運動在美國如火如荼展開,同性戀人士也站出來爭取自己的權益。 </p>
<p>&nbsp;&nbsp;&nbsp;  當今反戰運動 缺共鳴草草收場 </p>
<p>&nbsp;&nbsp;&nbsp;  反越戰的鬥爭持續了10年。2003年,歐美出現了較當年更多的示威遊行群眾,抗議美國入侵伊拉克。然而,這場運動卻因為缺乏60年代那種毅力和共鳴,草草收場。 </p>
<p>&nbsp;&nbsp;&nbsp;  1968年的夢想和希望難道是無用的幻想?還是殘酷的歷史讓新局面胎死腹中?阿里嘆道,過去他們堅持的信念,如改善貧苦無依者的生活,按多數人的利益重整經濟,以及言論自由,如今多被視為不切實際。 </p>
<p>&nbsp;&nbsp;&nbsp;  法國知識界自啟蒙運動以來即不斷前進,讓巴黎成了世界政治的研習所,而今他們卻帶頭從各條戰線上退卻。背叛理想的人在西歐政壇身居要津,支持剝削、戰爭、國家恐怖活動和新殖民主義對他國的佔領。 </p>
<p>&nbsp;&nbsp;&nbsp;  從戰線上退卻 巴黎不再是巴黎 </p>
<p>&nbsp;&nbsp;&nbsp;  其他人從學術界退休後,轉往網路部落格空間,用當年批判極左對手的激情製造反動渣滓。就像英國詩人雪萊批評其同時代的詩人渥茲華斯(Wordsworth),從擁抱法國大革命,退縮到田園式保守主義:「在可敬的貧困中,你的聲音編織了獻予真理和自由的歌曲,捨棄了這些,你讓我悲慟不已,如此一來,你不再是過去的你。」</p>
<p><br /><br />中國時報 2008.05.02  <br />受益者薩科奇 揚言清算68學運<br />王嘉源/紐約時報特稿 </p>
<p><br />&nbsp;&nbsp;&nbsp;  法國1968年5月學運屆滿40周年,5月1日也是國際勞動節,法國今天有150多個遊行示威活動在各地展開。 </p>
<p>&nbsp;&nbsp;&nbsp;  對許多左派分子而言,這場學運是法國社會一大分水嶺,是神聖的解放時刻,當時年輕人到處串連,工人群起呼應,令政府膽顫心驚。 </p>
<p>&nbsp;&nbsp;&nbsp;  不過,對另外有些人來說,像是當年才13歲、隸屬右派的法國總統薩科奇,68學運則代表著無政府和道德相對主義,摧毀了社會與愛國價值,他甚至揚言要「清算」這場學運。 </p>
<p>&nbsp;&nbsp;&nbsp;  雖然當年青年反叛現象在西方是家常便飯,但法國由戰後嬰兒潮世代發起的這場抗議,卻最接近真正的政治革命,而不單是不滿有關階級、教育及性行為等社會規範的束縛而已。 </p>
<p>&nbsp;&nbsp;&nbsp;  曾參與68學運的法國知名左派「公共知識分子」安德烈.格魯克思曼(Andre Glucksmann)指出,68學運是「一座巨碑,尊崇的人要加以紀念,但憎恨的人卻想埋葬它。」 </p>
<p>&nbsp;&nbsp;&nbsp;  71歲高齡的格魯克思曼說,68學運是「希望改造世界,就像俄國布爾什維克革命一樣,不過做得並不徹底,因為國家機構依舊完好無損」,「今日我們紀念這場學運,但右派卻仍舊大權在握。」 </p>
<p>&nbsp;&nbsp;&nbsp;  法國68學運始於1968年3月2日,巴黎郊外的南鐵大學(Nanterre),5月初,抗議風潮旋即蔓延至巴黎拉丁區,索邦大學學生也響應示威,要求教育改革。隨後警方出動強力鎮壓,情勢演變成暴亂,接著工人加入抗議,在5月13日發動全國大罷工。在最高峰,估計全法國共有1000萬人加入示威抗議行列。 </p>
<p>&nbsp;&nbsp;&nbsp;  毛派出身,曾在學運中擔任教師領袖而被下獄18個月的物理學家阿蘭.吉斯瑪(Alain Geismar)說,這場運動是成功的社會革命,但不是成功的政治革命。69歲的他指出,當年戴高樂政府動員大批警察甚至軍隊,要防範示威學生進發至總統府愛麗榭宮,但其實學運領袖從來無此打算,他們雖然高談革命,卻從來無意付諸執行。 </p>
<p>&nbsp;&nbsp;&nbsp;  吉斯瑪並認為,當前法國新保守派是68學運的受惠者。他說,如果沒有68學運,離過婚的薩科奇根本不可能當選法國總統。格魯克思曼也附和表示,薩科奇是「後68學運」第一位總統,「清算68學運就等於清算他自己」。</p>
<p><br /></p>
繼續閱讀

1968 四十週年 紀念影展

<p><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may1968&amp;f=4274851&amp;i=1787444"><img style="WIDTH: 520px; HEIGHT: 759px" height="768" alt="" src="http://pics26.blog.yam.com/10/userfile/m/may1968/album/148140e03294e5.jpg" width="530" /></a><br /><br /><br /><br /><br /><br /><br /><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may1968&amp;f=4274851&amp;i=1787427"></a></p>
繼續閱讀

Rebel without a cause 回顧六八學運的三個面向

<p><br /><br /><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may1968&amp;f=4274851&amp;i=1787126"><img alt="" src="http://pics26.blog.yam.com/10/userfile/m/may1968/album/1481408c2041f5.jpg" /></a><br /><br /><br /><br /><font size="5"><em><a href="http://lihpao.shu.edu.tw/news/in_p1.php?art_id=20184">Rebel without a cause&nbsp;<br />回顧六八學運的三個面向</a></em></font></p>
<p>陳泓易</p>
<p><br />1968年5月法國發生的學運事件是一個隨著時間持續發展演進的運動。這個大型<br />群眾事件不同於歷史上其他類似規模的活動之處,在於其引發的動機表面上完全<br />不具有合法性,而活動當時的訴求事實上並未完全得到平反。如果以這些角度來<br />審視這個運動,則運動完全稱不上成功。法國的戴高樂派,甚至當時許多人認為<br />學生的作為是無理取鬧。於是,在學潮之後幾個月後,保守派舉行一次10萬人以<br />上的反示威。儘管總統戴高樂在隔年公投失敗的情況下黯然下台,但保守派並未<br />因此失去政權。接下來的龐畢度總統以及季斯卡總統仍然延續了右派政權10多年<br />,直到1981年社會黨的密特朗上台。</p>
<p><br />革命燎原,世界同步<br /><br /><br />那麼學運到底要抗爭什麼東西呢?戴高樂政權?二戰的法國領袖人物戴高樂在19<br />59年重新掌權,以公投的方式將法國的第四共和改為第五共和,建構了一個更為<br />符合戰後時代需求的政府結構。包括設立了世界上第一個文化部,並且以積極而<br />靈巧的做為取得了政治與外交上更大的影響力。尤其是軍事的自主權,不讓由美<br />國所主導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來完全主導法國的國家安全。</p>
<p><br />至於經濟方面,法國此時正處於二戰之後經濟發展最為欣欣向榮的所謂「榮耀的<br />30年」(Les trente Glorieuses),整體而言,1959到1968這10年的戴高樂政府<br />夙夜匪懈,積極作為,讓法國安定繁榮,井然有序,從昔日的戰後殘局一步一步<br />的找回自信。</p>
<p><br />然而學生卻要推翻這個政權,理由何在?</p>
<p><br />如果我們回過頭來比較一下,法國1789、1830、1848等三次的革命,都具備了經<br />濟或權利的分配過度不平均的前提,革命讓權利結構重組,讓資源重新分配,社<br />會重新取得平衡。那麼1968呢?如果說革命經常是在野左派向保守的權力中心挑<br />戰,進行資源的掠奪的話,那麼,學運發生10多年後,社會黨上台之後的做為,<br />並不完全照著「傳統」期待的左派路線,至少不是共產黨或者1930年代「人民陣<br />線」(Front Populaire)所期待的路線。<br /><br /><br />我們只能說,這是一個全新的時代!一個全新的世界!乍看之下,許多人會將六<br />八學運的抗爭聯想到當時的一部知名好萊塢電影《Rebel without a cause》(<br />中譯《養子不教誰之過》)。但如果我們放大格局從更宏觀的角度來看,也從更<br />長的時間來觀察,則許多當時不容易辨識的訊息逐漸變得清晰。首先,六八學運<br />發生的約莫同時世界許多地方都產生結構相仿的活動。加拿大的「寧靜革命」;<br />美國的「Beat Generation」到反越戰運動;中國的文化大革命……這幾個影響世<br />界面貌的大活動,都有一發不可收拾的燎原之勢。原來發起的中心人物漸漸失去<br />主導權,讓整個運動彷彿產生了自己的生命,吸引更多的人加入,造成更大的<br />破壞或者引發更深入的反省。而這其中最基本的一個共同理由,就是人口結構的<br />改變。</p>
<p><br />沒有行動,社會將集體窒息</p>
<p><br />第二次世界大戰幾乎滅絕了歐洲大部分的青壯男丁,加上戰後的移民潮,使得歐<br />洲人口突然萎縮,不論是為了經濟或是政治理由,政府無不鼓勵大量生育,造成<br />戰後嬰兒潮的出現,也因而改變了社會人口結構中的傳統比例。<br /><br /><br />1965到1975期間,正是這批嬰兒潮人口長成準備投入生產以及分享資源的時候,<br />人口結構的極端畸形成長激化了踰越(Transgression)的動機與能量。然而經濟<br />與政治上,卻沒有具體的缺口來合法化這群養尊處優的天之驕子的叛逆與踰越。<br />有的僅是一些若有所感卻無以名狀的,並且逐漸加強的集體厭棄(Abstention)與<br />荒謬的不適應症狀(Absorb and collective inconvienct syndrome)。人們覺得<br />要有所行動卻不明確清楚理由為何,理想為何。彷彿所有的偉大理想的敘訴<br />(Metanarrative)都變得不再有合法性。只是認為倘若沒有行動社會將集體窒息。</p>
<p><br />這個當初無法明確理解的行動動機,在40年後的今天,終於可以辨識出一些蛛絲馬<br />跡。如果將當時學生的訴求由幾個口號來解讀的話,那麼最出名的莫過是這個口號<br />了:</p>
<p>Sous le pave, il y a la plage!(馬路的石磚下面,就有沙灘!)</p>
<p><br />沙灘隱喻了無垠藍色大海的廣大自由。當時巴黎市區的馬路多是鋪著石子路面的,<br />石子路面之下鋪有沙子,要見到沙子必須先把石頭掀起來。這也暗示學生拿鋪石子<br />路面的石塊當武器來攻擊鎮暴警察。然而這一個最清晰的口號所訴求的,卻是一個<br />崇高而抽象的「自由 」。<br /><br /><br />歐洲從啟蒙到工業革命到資本主義與帝國主義,逐漸形塑出一種非常嚴謹的,以中<br />產階級為中心的道德價值與社會秩序概念。歐洲也漸漸的從地方霸權變成世界霸權<br />。種種成就讓歐洲對自身充滿信心,並進而合法化這些核心的意識形態與道德價值<br />。然而,讓歐洲成功發展其價值的世界也慢慢轉化,這一套價值與秩序的陰暗面或<br />者副作用一一浮現出來,甚至從最深層的內部摧毀整個系統的結構動能。</p>
<p><br />對歐洲核心價值的反思</p>
<p><br />20世紀前期歐洲歷經了兩次自我毀滅式的戰爭,不同於歷史上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發<br />生的較小型戰爭,過去的戰爭比較是資源權力的重組與再分配,這兩次戰爭不但不<br />是境外侵略,而是自相殘殺。戰爭結束後,歐洲的世界霸權地位慢慢又萎縮成地方<br />勢力。此一自我毀滅的理由何在?這是二戰以來一直備受探討的。如果歐洲沒有自<br />我毀滅,不會引發這麼深的對啟蒙的反省,對幾百年來深信不疑的社會秩序與人文<br />主義價值的深刻反省。</p>
<p><br />二戰之後,歐洲迅速的復元。在1960年代,一切又恢復欣欣向榮。尤其戴高樂政府<br />很努力用新方法恢復舊秩序的所有價值,而這正是讓某些深思者所擔心與排斥的。<br />唯恐在廢墟中重建的美麗新世界,將又要循環一次方才結束的舊夢靨。<br /><br /></p>
<p>六八學運相當於一次超大規模極度深入的對既定秩序與既有價值的反省,而它持續<br />發展的結果,就是更為全面更大層次的對於啟蒙的反省。它抗爭的不是政治權力的<br />分配不均,不是經濟生產的獲利不公,而是延續兩百多年的社會核心價值。如果啟<br />蒙的意義是康德所謂的歐洲人的「成年」(Major),那麼六八學運至今的影響,<br />則是重新檢討不斷檢驗這個態度。</p>
<p><br />歐洲的學運與英美的嬉皮運動在1970年代的兩次石油危機中逐漸減弱了聲勢,社會<br />上嚴重的通貨膨脹與失業問題讓這些「任性」的學生運動失去合法性。部分嬉皮回<br />歸就業市場,在雷根政府時代變成了「雅痞」,他們改用消費符號為自己的意識形<br />態與立場發言。法國的六八份子也散佈到各個領域繼續「改變世界」。1981年,左<br />翼的密特朗上台,讓當初的六八份子擁有更多的發言權。如果說拿破崙很大程度落<br />實了啟蒙哲學家,或至少盧梭的理想;那麼,在六八學運非常活躍的密特朗,某種<br />程度實踐了六八學運的許多理想。</p>
<p><br />許多與學運直接間接相關的學者,不走沙特的路,而從結構主義與後結構主義發展<br />出一個系統的新思辨模式,讓法國思想自啟蒙之後又一次對全世界發生重大影響。<br />密特朗也在許多政策上直接或間接的援引六八學運的態度,包括其所任命的文化部<br />長傑克‧朗(Jack Lang)的許多活動或政策,還有巴黎大改造計畫,從巴士底歌劇<br />院、國立音樂學院、甚至里昂歌劇院等等,已經全然是一種六八學運意識形態的新<br />建築語彙。<br /><br /><br /><br />這些改革讓法國社會百花齊放,一下子變得非常的豐富而多元。但許多政策的思辨<br />,依然如六八學運時的過度理想化,實踐上在豐富多元的同時,卻也形成社會前所<br />未有的分裂。如密特朗兩任總統任期之內大量歸化各種移民,結果壯大了法國境內<br />的穆斯林人口,如今超過5百萬人的穆斯林已經儼然形成國中之國,也變成了所有後<br />繼政府管理上的一個惡夢,這是當初始料未及的!</p>
繼續閱讀

要電影 更要革命!

<p>&nbsp;<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may1968&amp;f=4274851&amp;i=1779137"><img style="WIDTH: 419px; HEIGHT: 365px" height="422" alt="" src="http://pics26.blog.yam.com/9/userfile/m/may1968/album/148132ee1409dd.jpg" width="540" /></a></p>
<p><font face="標楷體" size="5"><em><a href="http://fun.china.com/zh_cn/movie/liyang/yj/11033620/20050615/12404430.html">要電影 更要革命!</a></em></font></p>
<p><br />高達穿著緊腿燙絨褲子,翹著二郎腿,平靜地坐在1968年5月13日戛納電影節一<br />個新聞發佈會的鐵椅子上。他的左邊坐著特呂弗,特呂弗的左邊坐著路易‧馬勒<br />,路易‧馬勒背後站著垂頭喪氣的執委會主席勒‧布萊。同一天,巴黎百萬大遊<br />行從拉丁區爆發,巴黎停水,停電,沒有汽車,沒有地鐵,整個法蘭西沉浸在史<br />無前例的革命浪潮中。發佈會上,路易‧馬勒帶頭,要求戛納電影節罷工一天,<br />支持巴黎的學生和工人。勒‧布萊妥協了,但他的退讓阻擋不了1968年5月的法<br />蘭西革命風暴。<br />  <br />  <br />每年戛納的焦點都是評委會和參賽電影,而那一年,另兩種對立力量執委會和“<br />捍衛法國電影資料館委員會”最終唱了戛納的主角。事情來自於1968年2月,諾貝<br />爾‧文學獎得主、當時的法國文化部長安德列‧瑪律羅撤了法國電影資料館創辦人<br />亨利‧朗格盧瓦的職,青年電影人立即成立了“捍衛法國電影資料管委員會”,在<br />巴黎索邦大學和法國電影資料館開始了“反瑪律羅,捍衛資料館”的示威,特呂弗<br />、高達都在其中,這就是貝爾托盧奇在新片《夢想者》(台灣翻成巴黎初體驗)中<br />描述的歷史事件,讓‧皮埃爾‧雷奧手中的傳單向峰火一樣燎動了索邦大學,最終<br />與學生運動聯合演變成“五月風暴”。<br /></p>
<p>到了5月19日,戛納電影節評委會多數已辭職,參賽片停演,電影宮正廳門外,擠滿<br />了來看由卓別林的女兒主演的電影的觀眾,而大廳裡面,戛納歷史上最戲劇性的新<br />聞發佈會狼狽地進行著。路易‧馬勒、羅曼‧波蘭斯基等評委辭職,特呂弗、高達等<br />人要求戛納停止活動聲援運動,很多電影要求退出競賽。這是一場進行了6個小時的<br />僵持,每個人都在麥克風前向記者表態,事件的惡化使大廳場燈突然熄滅,觀眾擁進<br />來,片頭曲突然響起。顯然,勒‧布萊和組委會為了避免意外做了精心準備,力圖把<br />戛納隔離在革命烽火之外。但“保館派”的青年領袖也佔領了大幕。黑暗中,人們聽<br />見了舞臺上的爭搶與騷亂,當記者的照相機一次一次閃亮舞臺時,我們看見了這個戛<br />納的經典瞬間:青年電影領袖們被當場掀翻,沒有拳頭,卻看見特呂弗大頭朝下倒在<br />臺上,他的一隻腳架在了正在倒下的高達的肩頭!<br />  <br /><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may1968&amp;f=4274851&amp;i=1779138"><img alt="" src="http://pics26.blog.yam.com/9/userfile/m/may1968/album/148132ee175579.jpg" /></a><br /><br /><br /></p>
<div>5月20日,第21屆戛納電影節發表官方聲明,聲明如下:“昨天下午5點10分,法烏爾‧勒‧布萊先生,戛納電影節組委會執行官聲明:由於4位評委的辭職,以及目前的狀況,評委會宣佈無法繼續他們評判電影的工作,在確認了一些必要條件不能成功具備的前提下,電影節組委會決定競賽單元被取消。”<br />  <br />所以,1968年的戛納以捍衛電影的名義革了命。當年的保守派勒‧布萊沒想到那令他的職業生涯蒙羞一幕,竟成為戛納歷史上最經典的一筆:人們愛電影,但更愛革命,更愛因革命而停辦的電影節,這個傳奇只屬於戛納,為了立場,電影人放棄榮譽,卻贏得了歷史。</div>
<div>  <br />所以,1968年的戛納以捍衛電影的名義革了命。當年的保守派勒‧布萊沒想到那令他的職業生涯蒙羞一幕,竟成為戛納歷史上最經典的一筆:人們愛電影,但更愛革命,更愛因革命而停辦的電影節,這個傳奇只屬於戛納,為了立場,電影人放棄榮譽,卻贏得了歷史。</div>
<p><br /></p>
繼續閱讀

今天的法國 1968 年的法國

<p><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may1968&amp;f=4274851&amp;i=1771126"><img alt="" src="http://pics26.blog.yam.com/10/userfile/m/may1968/album/1481298b08afa3.jpg" /></a><br /><br /><br /><font face="標楷體" size="5"><em><strong>今天的法國 1968 年的法國<br /></strong></em></font><br /><br />孔誥烽 明報<br />2006-03-27</p>
<p><br />法國學生上街反對政府取消年輕人的就業保障,與各地反對新自由主義的新興<br />社會運動連成一線。但媒體將這次運動與1968年的法國學運相提並論,卻引起<br />「六八年一代」大力反彈,紛紛通過媒體攻擊這次學生運動乃大學生安於現狀<br />、抗拒改變的表現,與他們當年開山闢地創造新世界的革命氣魄不能同日而語。</p>
<p><br />落後於時代的前輩對後輩看不順眼,認為新一代不如自己的一代,乃十分普遍<br />的現象。六八一代向今天的法國學生潑冷水,本來只屬不值一提的新聞花絮。<br />但這一盤冷水再次喚起了60年代神話,而這一神話竟成了大家量度現時方興未<br />艾的反全球化運動的標準(99年西雅圖的反世貿抗爭,曾同樣在美國媒體引起一<br />輪有關60年代學運的討論)。這不單對今天致力爭取正義與和平者不公,更阻礙<br />我們從60年代學運歸納出對反全球化運動有用的教訓。重新檢視六八經驗,愈來<br />愈刻不容緩。</p>
<p><br />當年只是「 貴族叛亂」<br /><br /><br />六八一代,經常將學運浪漫化成單由理想主義驅動的純潔革命。對於革命為何失<br />敗,為何學運退潮後歐美社會即全面走向保守、物競天擇的市場(或叢林)定律取<br />代平等公義成為新的社會共識等尷尬問題,他們通常都避而不談。</p>
<p><br />剛辭世的法國社會學巨匠Pierre Bourdieu曾著有《學術人》(HomoAcademicus,<br />英文版由史丹福大學出版社1988年出版)一書,從法國戰後高等教育的發展出發,<br />探究68年法國學運的社會起源、局限與失敗原因,乃少數能客觀地審視六八學運<br />的嚴肅著作之一。</p>
<p><br />Bourdieu發現,在1968年走到抗爭最前線的,大部分都是社會科學的學生與年輕<br />教授。他歸納了大量證據,指出當年學生的不滿,歸根究柢源自戰後法國高等教<br />育過度膨脹帶來的教育危機。社會科學學生與教師,正是該場危機的最大受害者。</p>
<p><br />心理學、社會學、經濟學等學科,在當年仍未在法國的大學體系中站穩腳跟,並<br />沒有今天它們被廣泛承認的主流學科地位。這些學科中的學生與教師既無醫學和<br />法學的經濟與政治資本(它們的畢業生待遇優厚,教員更是教育體系中的當權派)<br />,也無純人文與科學學科超然脫俗地追尋純知識的學術光環,因此可說是處於學<br />術科層的最底層。<br /><br /><br />因戰後嬰兒潮的關係,法國高等教育在50與60年代不斷擴充學額與教席。學額激<br />增導致學位貶值。新增的教席,亦大多以合約工的形式出現,待遇低人一等。由<br />於這些新學額與新教席,大都集中在各新興社會科學學科,大學畢業生與年輕教<br />授無產階級化的趨勢,也在這些學科最突出。</p>
<p><br />沒有締造新世界的理想</p>
<p><br />新增的社科學位,吸納了大量家庭背景良好但成績麻麻的學生。這些富家子弟,<br />本來希望像自己的父母一樣,通過獲得大學學位甚至博士學位,在學術殿堂拿取<br />如貴族地位般稀有的文化資本,在法國的階級社會中更上一層樓。但大學提供的<br />文化資本大跌價,卻令這群富家子弟面對階級向下流動的危機。他們清楚知道,<br />他們畢業後很可能只會成為一名白領勞工,而非他們父母在畢業時成為的文化精<br />英。就算他們拿到博士學位成為教授,也只能當一個受歧視的學術勞工,而不是<br />他們當學生時仰慕的獨立知識分子。<br /><br /><br />後來校方召警察進校鎮壓,學生與校方的衝突便演化成學生與國家的衝突。隨着衝<br />突升級,索邦等其他大學累積了大量怨氣的學生與年輕教授也乘機加入戰場,並開<br />始借用冷戰和越戰背景下高度意識形態化的政治語言表達不滿。學生與教師反對自<br />身無產階級化的自保運動,也就忽然成為要求徹底推翻現存秩序、建立新世界的學<br />生革命。但我們仍可從運動中強調人性與創意、反對異化等口號,看出學生們捍衛<br />其文化精英身份的反無產階級立場。</p>
<p><br />運動升級成革命後,學生即開始爭取與勞工階層結盟。但造反學生對低下層有關工<br />資工時等「麵包與牛油」的議題置若罔聞,卻教他們注定難以獲得廣泛社會支持。<br />狡猾的戴高樂看出了這點,遂在學運如日方中之際頒布提高最低工資、縮短最高工<br />時等法令收買人心。剛發動總罷工不久的全國總工會即立刻倒向政府一方,就連法<br />國共產黨最終也選擇站在學生的對立面。這場有名無實的革命,也就如它急速冒起<br />般迅速瓦解。</p>
<p><br />今天法國學運比 68年更進取更成熟<br /><br /><br /><br />辦的一場「貴族叛亂」(aristocraticrevolt)。Bourdieu的分析,相信也能延伸到<br />美國、德國等地的學生運動中去。60年代的精英學運沒有達成締造新世界的理想,<br />反而將對學生的精英主義蚩之以鼻的社會中下層推向保守陣營。學運失敗後,歐美<br />左派一直一闕不振,龜縮到學術激進主義的小天地中。右翼的民粹主義運動,卻天<br />天在茁壯成長。</p>
<p><br />今天的法國學運,沒有壯麗的革命語言,卻踏實地將學生與廣大勞工階層的物質處<br />境接連,成功建立起堅固的工人學生聯盟,並得到大多數民意的支持。從這個角度<br />看,今天的法國學運,的確比68年的更進取,更成熟。現在已屆退休年齡的學運過<br />來人,應該停止對新一代指指點點,放手讓年輕人塑造屬於他們自己的新世紀。<br /></p>
繼續閱讀

學運今昔──從1968到2008

<br /><embed src="http://www.youtube.com/v/e533XCU8QSk&amp;hl=zh_TW" width="425" height="355"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wmode="transparent"></embed><br /><em><strong><font size="5"><br /><a href="http://lihpao.shu.edu.tw/news/in_p1.php?art_id=20191">學運今昔──從1968到2008</a><br /></font></strong></em><br /><br /><span class="style7"><span class="style10"><font color="#666666" size="3">■羅惠珍</font><br /></span></span><br /><br /><font color="#666666" size="3">40年前的春天,法國的大學生掀起翻天覆地的巨浪,戴高樂政府搖晃如大地震來臨,從巴黎第十大學到義大利、德國、整個歐洲,並蔓延至美洲。「六八學運」,是運動,是革命,徹底顛覆權威,改造社會。<br /><br /><br />充滿夢想,靠運動築夢<br /><br /><br />那個年代的青春激情所累積的能量巨大,足以讓美夢成真,「六八世代」如天之驕子,他們不斷建構而後解構……。<br /></font><br /><br /><font color="#666666" size="3">長江後浪推前浪,運動的形式與內涵不斷改變,今天在法國從事學生運動的多為「六八的兒孫輩」,比起他們的前輩,學運新世代少了激情澎湃,多了務實目標追尋。我們不禁要問,六八的繼承者,到底繼承了甚麼?</font><br /><br /><br /><font color="#666666" size="3">法國最大學運組織Unef主席普雷沃斯特(Jean-Baptiste Prevost)分析兩代差距:「如今的年輕人與六八那一代有很大的差距,這一代的生活條件不如上一代,失業率如此高,多少人擔心畢業即失業,我們對未來前途充滿憂慮,由此便可理解,今日學運的訴求轉變為爭取較具體現實的目標。」<br /><br /><br /><br />Unef這個左派的學生組織已有百年歷史,是目前唯一延續六八學運的學生團體。而親UMP(法國執政黨「民眾運動聯盟」)的大學生組織UNI,則是1968年之後,為了平衡左派學運勢力,所發展出來的右派學生組織。UNI主要的任務是支持政府施政,並在左派所發動的學潮裡,發揮反作用力的功能。<br /><br /><br /><br />前任Unef主席朱利亞(Bruno Julliard)曾於2006年3月領導全國大學生,抵制前總理德維勒班執意執行的首度僱用合同(CPE)。談學運變革,朱利亞表示:「六八那一代不斷提醒我們,他們充滿了夢想,靠運動築夢,而無視於物質生活的追求。他們總以這些特質對後輩說教,然而社會環境都變了,抗爭的內涵當然隨之而轉變。」<br /><br /><br /><br />沒錯,年輕的一代受夠了「六八老前輩」的教誨,這些「八○後」的新世代成長在六八的陰影下,六八世代是社會菁英,在那個法國經濟生氣蓬勃的年代,他們的職場生涯一帆風順,且數十年來佔據了法國社會的決策層,掌握所有的發言權。<br /><br /><br /><br />新世代缺乏反叛的能力<br /><br /><br /><br />他們的下一代卻沒有這麼幸運,生長在失業率不斷升高,經濟景氣一路低迷的年代,教育普及的另一個結果是文憑貶值,他們反而成為社會弱勢,法國大學生畢業後,平均需要一年的時間才能找到穩定的工作,除非是高科技或幹部以上的職務,大多數年輕人只能領基本薪資,有時還不是全職工作;房租與物價均高,因此,他們不得不變成「月光族」。<br /><br /><br /><br />經濟寬裕的父母因此常接濟他們的「窮孩子」,六八世代對子女的管教以自由為原則,甚至寵愛,他們並不要求孩子18歲以後離家獨立,所以這些還住父母家的小孩,在「六八父母」眼裡缺乏獨立自主性,更糟糕的是,根本沒有夢想,也沒有反叛的能力,更別提改造世界了。<br /><br /><br /><br />生長在六八的大樹底下,小樹苗既無陽光也缺氧。難怪學生團體Fage主席偉柏(Thiebaut Weber)大喊,今天的年輕人,只希望社會能給他們一點空間,給他們一些機會,「別再給我們意識形態了」。<br /><br /><br /><br />去年法國通過大學自主法,要求學校力求經濟自主、企業進駐協助經營大學等法令曾經引起大學師生反彈,無奈情勢比人強,大學校園眼看將逐漸轉變為「商貿中心」。法國一家大型傢俱集團Comforama已進駐巴黎最古老的索邦大學,在大學裡培訓Comforama連鎖店經理。也許吧,這就是年輕人迫切需要的「機會」。<br /><br /><br /><br />2006年,法國大學生醞釀學潮,反對政府所制訂的「首度雇用合同」,這一波學運的本質是抗爭而非反叛,這項專為年輕人設計的工作合同,給予雇主極大的空間,簽約兩年內,雇主可以無須理由解聘員工。<br /><br /><br /><br />政府立意在減輕雇主壓力,鼓勵雇用,增加就業機會,刺激經濟景氣。但做為受雇對象的年輕人,認為是社會給他們的不平等條約,「拿這種合同怎麼租房子,辦貸款呢?」「我們必須看雇主的臉色,否則隨時會被解雇!」年輕人認為,他們已經夠弱勢了,為什麼還要忍受種種的不確定呢?<br /><br /><br /><br />大學生的訴求獲工會與社會大眾的迴響。這個「首度雇用合同」最後無疾而終,可是年輕人並沒有獲勝,因為這個社會並沒有因此而變動。<br /><br /><br /><br />翻過六八這一頁<br /><br /><br /><br />年輕人也許不用等太久了,戰後嬰兒潮很快形成一股退休潮了。但他們還能成為社會的中堅嗎?也許他們根本沒有太多社會參與的熱情,從去年法國總統大選的結果,與越來越少的社會運動,可感受到六八的反叛與革命精神已經遠離了。<br /><br /><br /><br />法國總統沙柯吉去年競選期間不斷說,他要翻過六八這一頁,因為六八的「幽靈」,正是他所要推動的經濟自由化最大的絆腳石。沙柯吉當選,顯示新生代選民政治性格薄弱,似乎也宣告六八走進歷史。但是六八會「借屍還魂」嗎? 還是如藏傳佛教一樣「轉世投胎」?<br /><br /><br /><br />德拉佛斯(Michael Delafosse)於1994年創立全國高中學聯(UNL),這個組織目前為全國最大的高中生團體,多年學運經歷,德拉佛斯回顧六八學運,自有一番看法,他說:「要今天的年輕人全然感受六八種種,乃緣木求魚,尤其身處於當今社會,充滿著種族歧視、極右派與貧窮問題時,高談六八的理想,簡直奢侈。」<br /><br /><br /><br />從高中時代就發動學運,德拉佛斯認為,目前學運處在抵擋,而非進取搶攻的位置。走過另一個學運世代,德拉佛斯寄望20歲這一世代,能改變現在的局面,由消極抵抗轉為積極進取。然而,若僅專注於經濟生活的抗爭,追求安穩的生涯,如何能「翻天覆地」呢?&nbsp;<br /><br /><br /><br />法國學生運動檔案中心(CAARME)主任勒卦斯(Jean-Philippe Legois)對於運動訴求轉變,有他的看法,他認為目前的學運,仍有深層的政治意義,其重要性絕不亞於1968年5月學潮。2007年5月總統大選時,極左派學運組織因反對沙柯吉,而推動的佔領巴黎大學托比亞克學區(Tolbiac)事件,就是個極好的例子。<br /><br /><br /><br />穆蓋爾(Jean-Baptiste Mougel)曾任Fage的2001年至2003年主席,他說:「過去,為了改變世界,我們向象徵國家暴力的警察丟磚塊。現在,我們則買「公平貿易」(equitable)的咖啡品牌。Equitable努力推動貧富國家平衡,是全球最重要的組織之一,但他們從來沒有發動封鎖校園或示威遊行。」<br /><br /><br /><br />少了政治性格,與世界的變化有關。目前大學生的社會參與最主要為社團活動,他們尤其致力於人道、文化與體育社團活動。他們正為今日社會特有的移民問題、愛滋病問題、反戰、全球化問題,進行一場又一場的無聲革命。</font><br /><br /><br />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