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the Deadlock 追憶1968

關於部落格
People were releasing all their repressed feelings, expressing them in a festive spirit. Thousands felt the need to communicate with each other, to love one another. That night has forever made me optimistic about history. Having lived through it, I can’t ever say, ”It will never happen….”
  • 32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ebel without a cause 回顧六八學運的三個面向







Rebel without a cause 
回顧六八學運的三個面向

陳泓易


1968年5月法國發生的學運事件是一個隨著時間持續發展演進的運動。這個大型
群眾事件不同於歷史上其他類似規模的活動之處,在於其引發的動機表面上完全
不具有合法性,而活動當時的訴求事實上並未完全得到平反。如果以這些角度來
審視這個運動,則運動完全稱不上成功。法國的戴高樂派,甚至當時許多人認為
學生的作為是無理取鬧。於是,在學潮之後幾個月後,保守派舉行一次10萬人以
上的反示威。儘管總統戴高樂在隔年公投失敗的情況下黯然下台,但保守派並未
因此失去政權。接下來的龐畢度總統以及季斯卡總統仍然延續了右派政權10多年
,直到1981年社會黨的密特朗上台。


革命燎原,世界同步


那麼學運到底要抗爭什麼東西呢?戴高樂政權?二戰的法國領袖人物戴高樂在19
59年重新掌權,以公投的方式將法國的第四共和改為第五共和,建構了一個更為
符合戰後時代需求的政府結構。包括設立了世界上第一個文化部,並且以積極而
靈巧的做為取得了政治與外交上更大的影響力。尤其是軍事的自主權,不讓由美
國所主導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來完全主導法國的國家安全。


至於經濟方面,法國此時正處於二戰之後經濟發展最為欣欣向榮的所謂「榮耀的
30年」(Les trente Glorieuses),整體而言,1959到1968這10年的戴高樂政府
夙夜匪懈,積極作為,讓法國安定繁榮,井然有序,從昔日的戰後殘局一步一步
的找回自信。


然而學生卻要推翻這個政權,理由何在?


如果我們回過頭來比較一下,法國1789、1830、1848等三次的革命,都具備了經
濟或權利的分配過度不平均的前提,革命讓權利結構重組,讓資源重新分配,社
會重新取得平衡。那麼1968呢?如果說革命經常是在野左派向保守的權力中心挑
戰,進行資源的掠奪的話,那麼,學運發生10多年後,社會黨上台之後的做為,
並不完全照著「傳統」期待的左派路線,至少不是共產黨或者1930年代「人民陣
線」(Front Populaire)所期待的路線。


我們只能說,這是一個全新的時代!一個全新的世界!乍看之下,許多人會將六
八學運的抗爭聯想到當時的一部知名好萊塢電影《Rebel without a cause》(
中譯《養子不教誰之過》)。但如果我們放大格局從更宏觀的角度來看,也從更
長的時間來觀察,則許多當時不容易辨識的訊息逐漸變得清晰。首先,六八學運
發生的約莫同時世界許多地方都產生結構相仿的活動。加拿大的「寧靜革命」;
美國的「Beat Generation」到反越戰運動;中國的文化大革命……這幾個影響世
界面貌的大活動,都有一發不可收拾的燎原之勢。原來發起的中心人物漸漸失去
主導權,讓整個運動彷彿產生了自己的生命,吸引更多的人加入,造成更大的
破壞或者引發更深入的反省。而這其中最基本的一個共同理由,就是人口結構的
改變。


沒有行動,社會將集體窒息


第二次世界大戰幾乎滅絕了歐洲大部分的青壯男丁,加上戰後的移民潮,使得歐
洲人口突然萎縮,不論是為了經濟或是政治理由,政府無不鼓勵大量生育,造成
戰後嬰兒潮的出現,也因而改變了社會人口結構中的傳統比例。


1965到1975期間,正是這批嬰兒潮人口長成準備投入生產以及分享資源的時候,
人口結構的極端畸形成長激化了踰越(Transgression)的動機與能量。然而經濟
與政治上,卻沒有具體的缺口來合法化這群養尊處優的天之驕子的叛逆與踰越。
有的僅是一些若有所感卻無以名狀的,並且逐漸加強的集體厭棄(Abstention)與
荒謬的不適應症狀(Absorb and collective inconvienct syndrome)。人們覺得
要有所行動卻不明確清楚理由為何,理想為何。彷彿所有的偉大理想的敘訴
(Metanarrative)都變得不再有合法性。只是認為倘若沒有行動社會將集體窒息。


這個當初無法明確理解的行動動機,在40年後的今天,終於可以辨識出一些蛛絲馬
跡。如果將當時學生的訴求由幾個口號來解讀的話,那麼最出名的莫過是這個口號
了:

Sous le pave, il y a la plage!(馬路的石磚下面,就有沙灘!)


沙灘隱喻了無垠藍色大海的廣大自由。當時巴黎市區的馬路多是鋪著石子路面的,
石子路面之下鋪有沙子,要見到沙子必須先把石頭掀起來。這也暗示學生拿鋪石子
路面的石塊當武器來攻擊鎮暴警察。然而這一個最清晰的口號所訴求的,卻是一個
崇高而抽象的「自由 」。


歐洲從啟蒙到工業革命到資本主義與帝國主義,逐漸形塑出一種非常嚴謹的,以中
產階級為中心的道德價值與社會秩序概念。歐洲也漸漸的從地方霸權變成世界霸權
。種種成就讓歐洲對自身充滿信心,並進而合法化這些核心的意識形態與道德價值
。然而,讓歐洲成功發展其價值的世界也慢慢轉化,這一套價值與秩序的陰暗面或
者副作用一一浮現出來,甚至從最深層的內部摧毀整個系統的結構動能。


對歐洲核心價值的反思


20世紀前期歐洲歷經了兩次自我毀滅式的戰爭,不同於歷史上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發
生的較小型戰爭,過去的戰爭比較是資源權力的重組與再分配,這兩次戰爭不但不
是境外侵略,而是自相殘殺。戰爭結束後,歐洲的世界霸權地位慢慢又萎縮成地方
勢力。此一自我毀滅的理由何在?這是二戰以來一直備受探討的。如果歐洲沒有自
我毀滅,不會引發這麼深的對啟蒙的反省,對幾百年來深信不疑的社會秩序與人文
主義價值的深刻反省。


二戰之後,歐洲迅速的復元。在1960年代,一切又恢復欣欣向榮。尤其戴高樂政府
很努力用新方法恢復舊秩序的所有價值,而這正是讓某些深思者所擔心與排斥的。
唯恐在廢墟中重建的美麗新世界,將又要循環一次方才結束的舊夢靨。

六八學運相當於一次超大規模極度深入的對既定秩序與既有價值的反省,而它持續
發展的結果,就是更為全面更大層次的對於啟蒙的反省。它抗爭的不是政治權力的
分配不均,不是經濟生產的獲利不公,而是延續兩百多年的社會核心價值。如果啟
蒙的意義是康德所謂的歐洲人的「成年」(Major),那麼六八學運至今的影響,
則是重新檢討不斷檢驗這個態度。


歐洲的學運與英美的嬉皮運動在1970年代的兩次石油危機中逐漸減弱了聲勢,社會
上嚴重的通貨膨脹與失業問題讓這些「任性」的學生運動失去合法性。部分嬉皮回
歸就業市場,在雷根政府時代變成了「雅痞」,他們改用消費符號為自己的意識形
態與立場發言。法國的六八份子也散佈到各個領域繼續「改變世界」。1981年,左
翼的密特朗上台,讓當初的六八份子擁有更多的發言權。如果說拿破崙很大程度落
實了啟蒙哲學家,或至少盧梭的理想;那麼,在六八學運非常活躍的密特朗,某種
程度實踐了六八學運的許多理想。


許多與學運直接間接相關的學者,不走沙特的路,而從結構主義與後結構主義發展
出一個系統的新思辨模式,讓法國思想自啟蒙之後又一次對全世界發生重大影響。
密特朗也在許多政策上直接或間接的援引六八學運的態度,包括其所任命的文化部
長傑克‧朗(Jack Lang)的許多活動或政策,還有巴黎大改造計畫,從巴士底歌劇
院、國立音樂學院、甚至里昂歌劇院等等,已經全然是一種六八學運意識形態的新
建築語彙。



這些改革讓法國社會百花齊放,一下子變得非常的豐富而多元。但許多政策的思辨
,依然如六八學運時的過度理想化,實踐上在豐富多元的同時,卻也形成社會前所
未有的分裂。如密特朗兩任總統任期之內大量歸化各種移民,結果壯大了法國境內
的穆斯林人口,如今超過5百萬人的穆斯林已經儼然形成國中之國,也變成了所有後
繼政府管理上的一個惡夢,這是當初始料未及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