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the Deadlock 追憶1968

關於部落格
People were releasing all their repressed feelings, expressing them in a festive spirit. Thousands felt the need to communicate with each other, to love one another. That night has forever made me optimistic about history. Having lived through it, I can’t ever say, ”It will never happen….”
  • 32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要電影 更要革命!

 

要電影 更要革命!


高達穿著緊腿燙絨褲子,翹著二郎腿,平靜地坐在1968年5月13日戛納電影節一
個新聞發佈會的鐵椅子上。他的左邊坐著特呂弗,特呂弗的左邊坐著路易‧馬勒
,路易‧馬勒背後站著垂頭喪氣的執委會主席勒‧布萊。同一天,巴黎百萬大遊
行從拉丁區爆發,巴黎停水,停電,沒有汽車,沒有地鐵,整個法蘭西沉浸在史
無前例的革命浪潮中。發佈會上,路易‧馬勒帶頭,要求戛納電影節罷工一天,
支持巴黎的學生和工人。勒‧布萊妥協了,但他的退讓阻擋不了1968年5月的法
蘭西革命風暴。
  
  
每年戛納的焦點都是評委會和參賽電影,而那一年,另兩種對立力量執委會和“
捍衛法國電影資料館委員會”最終唱了戛納的主角。事情來自於1968年2月,諾貝
爾‧文學獎得主、當時的法國文化部長安德列‧瑪律羅撤了法國電影資料館創辦人
亨利‧朗格盧瓦的職,青年電影人立即成立了“捍衛法國電影資料管委員會”,在
巴黎索邦大學和法國電影資料館開始了“反瑪律羅,捍衛資料館”的示威,特呂弗
、高達都在其中,這就是貝爾托盧奇在新片《夢想者》(台灣翻成巴黎初體驗)中
描述的歷史事件,讓‧皮埃爾‧雷奧手中的傳單向峰火一樣燎動了索邦大學,最終
與學生運動聯合演變成“五月風暴”。

到了5月19日,戛納電影節評委會多數已辭職,參賽片停演,電影宮正廳門外,擠滿
了來看由卓別林的女兒主演的電影的觀眾,而大廳裡面,戛納歷史上最戲劇性的新
聞發佈會狼狽地進行著。路易‧馬勒、羅曼‧波蘭斯基等評委辭職,特呂弗、高達等
人要求戛納停止活動聲援運動,很多電影要求退出競賽。這是一場進行了6個小時的
僵持,每個人都在麥克風前向記者表態,事件的惡化使大廳場燈突然熄滅,觀眾擁進
來,片頭曲突然響起。顯然,勒‧布萊和組委會為了避免意外做了精心準備,力圖把
戛納隔離在革命烽火之外。但“保館派”的青年領袖也佔領了大幕。黑暗中,人們聽
見了舞臺上的爭搶與騷亂,當記者的照相機一次一次閃亮舞臺時,我們看見了這個戛
納的經典瞬間:青年電影領袖們被當場掀翻,沒有拳頭,卻看見特呂弗大頭朝下倒在
臺上,他的一隻腳架在了正在倒下的高達的肩頭!
  



5月20日,第21屆戛納電影節發表官方聲明,聲明如下:“昨天下午5點10分,法烏爾‧勒‧布萊先生,戛納電影節組委會執行官聲明:由於4位評委的辭職,以及目前的狀況,評委會宣佈無法繼續他們評判電影的工作,在確認了一些必要條件不能成功具備的前提下,電影節組委會決定競賽單元被取消。”
  
所以,1968年的戛納以捍衛電影的名義革了命。當年的保守派勒‧布萊沒想到那令他的職業生涯蒙羞一幕,竟成為戛納歷史上最經典的一筆:人們愛電影,但更愛革命,更愛因革命而停辦的電影節,這個傳奇只屬於戛納,為了立場,電影人放棄榮譽,卻贏得了歷史。
  
所以,1968年的戛納以捍衛電影的名義革了命。當年的保守派勒‧布萊沒想到那令他的職業生涯蒙羞一幕,竟成為戛納歷史上最經典的一筆:人們愛電影,但更愛革命,更愛因革命而停辦的電影節,這個傳奇只屬於戛納,為了立場,電影人放棄榮譽,卻贏得了歷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